首页 > 日志

吃了来路不明的外卖,结果现在厄运缠身9

时间:02-02  作者:我的失眠读物  热度:688
 

昭舒瑶每天晚上如期而至,每天晚上也如期而归,这一点我已经习惯,但今天晚上我不能再等她来找我,我要去找她。

昭舒瑶走了之后,我从王前辈家里找了一个大扳手,便又上山去了,我要亲自问问,他那根香到底是续命香还是借命香。

此时已经接近黎明,太阳逐渐爬上山头,上山的路也变得清晰起来,我又找到了那个地方,可除了草地上的血迹,什么线索都没有留下。

这里也算是半个荒郊野岭的,王前辈不回家,能去哪?

“诶!小伙子!”

我拿着扳手正在草地上发呆,就听到后面有一个声音在叫我,回头一看,是个穿着保安制服的半胖老头。

“你是过来当保安的吧?”

我看了看自己的衣服,一下子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,他笑呵呵的说。“我就是电话里头跟你谈的吴叔啊,你还来得挺早嘛,一起上山吧。”

这个吴叔上来就是抓住我的手,往山上拖,山上只有一个火葬场,他肯定就是那里的员工了。

我这衣服是半夜从他们火葬场偷的,现在解释不清楚,我总不能说我从停尸间里爬出来顺手拿的吧?说了只会更加麻烦,索性跟着他上去,待会儿找个借口离开就是了。

吴叔又带着我回来了火葬场,白天这里也没人,他先是带着我去参观送别会时用的大堂,然后是焚化炉后院什么的,最后才是停尸间。

看到停尸间我还是有些后怕的,也不知道昨天疯婆子的尸体怎么样了,刚刚上山时也没在山上看到,总之这里头我是不想进去了。

“你来火葬场当保安,停尸间怎么可以不进去?我跟你说啊,你到时候每天晚上都要来一趟,要亲自查看一遍所有的尸体还在不在,才能去休息,明白了吗?”

我一听,更加不敢进去了,直接认怂找机会离开。“叔啊,这个保安我还是不当了,算了吧。”

“你这小伙子,电话讲得好好的今天就来上班,怎么说不干就不干了呢?哎,叔也不瞒你了,这里福利待遇很高的,叔是年纪大了才会走,你别听外面乱说啊,这里跟正常的工作一样。”

“……”

我这运气就是这样,总给我找些莫名其妙的事情来,不过这个事情也不是偶然,说到底是有因果关系的。

说着,吴叔继续拉着我往停尸间里走,力气大的很,我是被他强拽了进去,然后他笑呵呵的开始打开停尸间放尸体的抽屉,一个一个跟我讲。

“我在这里也有十几年了,这里的人呢也认识很多,名字你也不用问了,看到年纪比你大一点的,就叫哥哥姐姐,看到年纪比你大一圈的,就叫叔叔阿姨,看到年纪是你爷爷辈的,就叫声爷爷奶奶,如果看到年纪和你差不多或者比你小的,就叫声朋友。

记住啊,每天晚上过来查完了,每个人前面都得上柱香,我在这里干了十几年,从来都没有断过,你要是断了,可别说我没提醒你啊。”

上一句还说这是正常的工作,下一句就那么玄乎了,到底是哪个缺根筋的家伙,要来这里打工?

吴叔说着,把抽屉一个一个打开,里面无一例外都是一张惨白的脸,我不太敢看他们,生怕他们也诈尸了,吴叔就这样一个一个打开到了我昨天躺的那个抽屉里头,我想里头应该没人吧。

可吴叔把抽屉一打开,我就懵了,里头躺着个人,不是谁,正是王君龙前辈!

看了一眼,吴叔很快就把这抽屉关上,然后又开了之前疯婆子躺的那个抽屉,我一看,心里头拔凉拔凉的——疯婆子不在里头,可回来的时候也没看她暴尸在路上,她去了哪?

看完了,吴叔领我出门笑呵呵的道。“来这里做事,五千一个月五险一金,白天随便你去哪,但晚上一定得回来查看尸体和上香,哪怕过年都得住在火葬场,你明白了吗?”

听完这句话之后,我整个人都不好了,疯婆子的尸体不见了还好说,可王前辈的尸体怎么会自己来到火葬场?

不可能是他昨天觉得自己命数已尽,专门跑来这里躺进去的吧?

而且,看吴叔的样子,这里突然出现个人,他也不觉得奇怪……而且他说,他每天晚上都会查看一遍尸体,也就是说,他昨天晚上已经见过我了……

这吴叔绝对有鬼!

不过吴叔却一副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,就这么笑嘻嘻的看着我,似乎真的把我当成了过来当保安的小伙子,我想了想先离开这里才是最重要的,就假装说道。

“吴叔啊……这个事情你还是让我回去想一个晚上吧,回头我电话联系你怎么样?要是我不打电话过来,你就当我不来了……”

“诶,你这小伙子怎么可以这样啊?你没看我都打好包,今天要走了吗?”

“这……”

我心想还是承认算了,这个时候,吴叔的手机响了,说去一旁接个电话,我看这样子,也顾不上那么多,赶紧撒腿就是跑,只听到吴叔一个劲的在后面喊,我是头也不回。

急急忙忙的跑到了山下的村子,也快七八点人了,人气逐渐旺盛起来,可王前辈家里还是一个人没有,买了几个包子守了一会儿,我就打开王前辈的家,又走了进去。

王前辈应该是一个人住,本来我还想通知他的家人,毕竟人死了那么大的事情,总不可能一个人都不知道吧?

他的家人我是没找到,可回来之后我却发现一个很大的问题,就是我帮他点燃的香,烧到一半的时候竟然灭掉了,我没想那么多,赶紧又给他点燃,插了回去。

这边的事情也就只能这样了,我不太敢报警,报了警我这边就不自由了,所以暂时先瞒着,打了个的,买了点水果,我又来到医院,想看望看望胖子的爷爷,可到的时候才发现,他们已经出院了。

无奈,我只好打了个电话给胖子,他们俩个我必须要找到,不为别的,就是让他们教几招,今天晚上我好回到我的出租屋去,那边的事情还没解决呢,昭舒瑶我还没找到呢。

电话通了,胖子在那头很是狐疑的问了一句是谁,我说是我!胖子那边吓得差点就要丢掉电话,搞了一句。

“你没死?”

我不明白,然后他让我去买一份昨天的晚报,我一看就知道了,原来我的车祸上了头条,我的脸甚至都没打马赛克的出现在报纸上,我的死,全市的人都知道了。

我左右看了看周围的人,暗自叹了口气,告诉胖子我没死。

可胖子却说。“兄弟啊,不是我不仗义,但你这事情也太邪乎了吧?我爷爷都说想不通……我看要是没事,我先挂了?”

“等等胖子,帮帮我,叫你爷爷帮我最后一次,帮完之后我绝对不会再麻烦你!”

胖子在那边沉思了良久,我也等着了很久,最后他叹了口气说。“好吧,你来我家的奶茶店找我,见面谈。”

“好!”

我挂了电话,就往医院门口跑,赶着打车去见胖子,可还没跑出门口的时候,前面就看到一个半熟的人,她也望着我,显然是来找我的。

“白小姐?”

“你果然在这里,我们想了想,觉得不能见死不救,我们回家再谈吧。”

我十分惊喜的看着她,看来他们之前估计是有什么顾忌,不过现在决定帮我,那还是极好的,就在我准备答应跟她走的时候,手机又响了,是条短信,竟然是老张哥发过来的。

我没想到老张哥竟然还会给我发短信,白小姐则在旁边耐心的等着我,我打开一看,本来还挺高兴的,瞬间就笑不起来了。

短信的内容是:弟,忘记跟你说了,千万不要相信白小姐的话。

区区几字而已,再也没有多说什么,白小姐见我盯着手机发呆,不免吹促道,我赶紧把手机收了起来,有些迟疑的跟上去,疑惑的问道。

“白小姐,那天赵道长很坚决,今天怎么就改变了注意?”

“你别问那么多了,你还想不想解决你身边的麻烦?”

“这……”

我停下脚步,白小姐也跟着停下来,非常奇怪的看着我,反问道。“你还有其他的什么事情吗?”

“没……没有,只不过现在赵道长在哪?”

“他就在家里,你跟我去就能见到他了。”

白小姐说得很平淡,和第一天所见没有什么区别,她直视着我的眼睛,看不出来是在说谎,但老张哥却让我不要相信她的话,这到底是什么意思?白小姐看起来那么善良漂亮,她会害我吗?

我想了想,决定赌一把,反正不去我也没有其他什么好的办法,不如将计就计,如果真的是白小姐骗了我,那到时候再说吧。

给胖子发了条短信,我就跟着白小姐上了的士,可坐了一会儿我就感觉不对劲了。

“白小姐,这好像不是去你家吧?”

“就是去我家。”

“可这的方向完全是相反的啊……”

“走那边是去赵道长家,走这边则是去我家,虽然我和他结了婚,但不代表,我就没有自己的房子。”

我咂舌,心想还能这样算,而的士的司机则多看了我们几眼,一副那种看狗男女的眼神,搞得我不是特别好受。

车子停了下来,白小姐家是在城郊的某个村子里头的,但她家和村子的其他建筑物比起来,简直是一个天一个地,拥有着好闻的乡土青草气息不说,院子中也干净整洁,她养了一条大黑狗看家护院,见到我一点都不凶,还亲热的舔着我的手,给我的感觉很好。

“赵道长就在里头?”

“嗯,进去吧。”

打开门,白小姐家里的装潢也很高档,客厅那满是水晶吊坠的吊灯,我看没个三四万拿不下来,真皮沙发和红木家居,弄得我有些手足无措,都不知道该站在哪里。

白小姐很随性,叫我随便坐,可我却没有看到赵道长的人,不由疑惑起来,问道。“白小姐,赵道长呢?你不是说他在这里吗?”

“他现在在不在这里,难道还重要吗?”

我回头看去,白小姐拿了两个杯子和一瓶红酒,把我按到沙发上,倒好了酒,就把杯子拿给我,我看不明白,问。“白小姐,你这是什么意思?我不是过来喝酒的,我是真有事求赵道长。”

“你有什么事情,求我不就行了?不过得先喝完这杯酒。”

我看了一眼红酒,没多想,直接一口干掉,然后道。“白小姐,我最近遇到很多很奇怪的事情,我不知道你有没有……”

我这还没说完,白小姐就直接堵上了我的嘴,香气钻进我的鼻孔,瞬间让我欲罢不能。

我是一个男人,单身了二十多年的男人,遇到这样的情况,我很厚颜无耻的没办法控制得了自己,手不由自主的放在了白小姐的身上,把她的衣服抓的凌乱不堪,粗暴的抱了起来。

不过白小姐没有怪我,反而完全的配合着我,不时还发出那种享受的娇喘,就在我全心全意投入进去的时候,我的手机又响了,而且感觉要比平时大几个分贝。

白小姐还缠着我,不过我分出神来拿手机看内容,白小姐不让我看,还准备把我的破烂手机给丢了,若在平时,这个时候手机丢了也就丢了,可现在非常时期,我必须要看,到底是谁给我打来的。

于是,我强行抓住白小姐的手腕,把手机夺了回来,也正是这一下,她不高兴,直接从我身上下来,坐在一边。

来电的是一个未知号码,没错,手机上就是这么显示的,我狐疑的接起来,可那边全部都是杂音什么都没有,我连续喊了好几声,都没有任何人回应我,我有些不爽的挂掉电话,现在是哪个龟儿子打过来的,坏我好事?

不过不对,白小姐那么漂亮善良,大气端庄,怎么会对我这土包子农民工投怀送抱呢?我这个人虽然不是特别聪明,但至少还是有些自知者明的,我又不是长得像郭富城,她凭什么要这样?

看着我把电话挂掉在思考,白小姐虽然有些生气,但还是主动迎了过来,不过这次,我挡住了她,十分严肃的说道。“白小姐,刚刚不好意思……是我冲动了,我真的是过来找赵道长的。”

“他不在这里,你要走吗?”白小姐微笑的看着我,已经不打算瞒下去了。

看来她是专门把我引过来的,也不知道她看上了我哪点,但既然赵道长不在这里,我也没有多说,直接起身要走,白小姐叫住了我。

“你真的就打算这么走了吗?不再留一下?这里的事情,赵道长可是什么都不会知道哦,但要是你走了,以后可就没有这个机会了,而且,他还会知道今天的事情……他啊,可是护食的要命,要是被他知道了,你可就真的有大麻烦了。”

我心中一颤,没想到她还有这一手,我想不明白,回头问道。“白小姐,我跟你近日无仇往日无怨,你为什么要这样做?对你有什么好处?”

“男欢女爱人之常情,我就想换换口味而已,需要什么好处?难道说,我还能让你吃亏不成?吃亏的,难道不是我?”

白小姐躺在沙发上,倒着看着我,她的衣服穿得很浅薄,隐隐约约能看到那两点,双腿微微加紧,真是叫人血脉膨胀。但老张哥叫我千万不要相信她,所以我总觉得,她的目的不简单。

可她,为什么要跟我做这些?难道,是因为我的身体?

王前辈和陈老狗都说我是喜阳之体,喜阳之体到底是个什么东西,我不知道,不过应该很厉害,我听过古时有男女合练双修之法,一般都是男的找体质特色的女的练,练完了之后,男的会功力大增,现在会不会是反过来,白小姐找了我练,她就可以功力大增?

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态度,我试探性的问道。“你是因为我的喜阳之体吧。”

白小姐一听,立马笑了起来。“看来你的确不傻,不过,难道我不够漂亮不够让你满意的吗?这种事情,可对我们两个都有好处的。”

我不敢相信,打算撒谎。“白小姐,实不相瞒,其实我是一个阳痿,硬不起来,你实在要找,就找别人吧,我先走了,拜拜。”

“等等!这里是你说走就走的?”

我直接没理白小姐的话,她要是敢跟赵道长说,就去说吧,等赵道长回来找我麻烦了,我就跟赵道长坦白,要是赵道长实在不相信,那就拼命吧,反正老子贱命一条,已经不怕死了。

可我一开门就怂了,本来院子里那和和气气的大黑狗,此时跟喝了伏特加似得,红着个眼睛,发出低低的咆哮,压低了脑袋看着我,随时一副要冲过来的样子,我瞬间半步都不敢踏出去。

我跟人可以不怕死,大不了一命换一命,但我跟狗就不能不怕死了,难不成,它一条狗命还比我的人命值钱?我有必要去跟它拼命?

喜欢这个故事的朋友,微信“duwu22”有更多后续精彩内容

相关文章

猜你喜欢